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论风生\香港之乱源自对港英的迷思\张敬伟

2019-09-23 04:23:5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之乱已历时逾3月,这样的残酷现实是对“东方之珠”的讽刺。

  乱港分子─无论是“乱港四人帮”等“恋殖”的所谓精英分子,还是以黄之锋为代表的新生代乱港先锋,他们都对自己主导的暴力乱港行为视而不见,反而停留在港英管治时代的历史迷思中。他们将港英时期视为“黄金时代”。一方面,他们给年轻一代灌输港英时期是所谓的“美好时光”;另一方面又蛊惑年轻一代走向街头製造暴力,刻意製造现在是“不美好”的假象。更重要的是,乱港派老中青合流,依傍的还是美英(欧),靠西方势力为其打气。

  此番乱港,美英和其他西方国家驻港机构蠢蠢欲动,乱港分子与其频繁互动。西方媒体则是开足马力,对乱港暴力行为视而不见,对香港警方维持秩序的执法行为则诬衊为暴力行为。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香港动乱和中美贸易磋商结合的功利主义,到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香港街头暴力称为“亮丽风景线”,凸显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将香港暴乱视为对华博弈的工具。

  国之博弈,根本出发点是利益。西方在香港事务上的粗暴介入和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也是基於西方利益。乱港分子甘为西方乱港乱华的工具,实在令人不齿。

  “阿拉伯之春”殷鉴不远,乌克兰“颜色革命”犹如昨天。那些街头运动的“民主幹将”们,带来他们国家的是无休止的暴乱甚至内战,除了一小撮“民主分子”登上了权力宝座,他们尚未坐稳,普通民众已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乱港分子依傍西方和製造街头暴乱上,和“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并无二致。这也意味着,他们就是要借力西方将香港搞乱,西方则利用乱港分子把香港搞臭并作为制衡中国的手段。

  香港人不应沉醉於乱港分子捏造的所谓“美好时光”,而是警惕“颜色革命”的历史教训。

  在香港回归前,立法局长时间没有民选代表,市民也没有遊行示威的自由,权力更是集中於港督一人手中。只是到了香港回归前夕,港英当局推动所谓的“政改”和“玫瑰园计劃”。前者,是港英当局为未来的特区政府挖了一个大大的政治“深坑”;后者则是要耗尽香港财政储备。简言之,港英在香港回归前夕,通过埋置政治木马和枯竭香港财政的方式,给香港下套,给中央添堵。

  回归22年的实践说明,“一国两制”让香港焕发出了全方位的活力。回归后的立法会较回归前的立法局更民主,香港经济活力斐然,竞争力一直维持在全球前列。可以说,“一国两制”让香港变得更强、更好、更美。

  没有经过港英管治的年轻一代,他们享受到了香港繁荣的福祉和权利,也得到了其父辈祖辈没有的自由。然而,从逾3个月的暴乱情形看,走向街头的年轻人对港英管治历史根本不了解,在乱港分子的蛊惑下,他们滥用了“一国两制”给予的自由。

  从英国到乱港分子,不时拿《中英联合声明》这个历史文件说事。甚至认为,香港没有实现“双普选”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正本必须清源,该声明不是英国在港权利的证据,更非乱港分子洗白自己的理由。另一方面,《中英联合声明》也没有规定香港实行“双普选”。正如9月19日,特区政府发言人所言,《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款第四项订明,“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英联合声明》附件一则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由选举产生”。该等条文均与实行“双普选”无关。

  香港乱象是不能原谅的残酷现实,乱港分子和西方势力却以美化港英历史的面目出现。在此情势下,讲清历史,明晰现实,祛除港英教育残留物,改革司法体制,才能遏制香港动乱源头。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