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双手沾满港人鲜血的“义士”/常 英

2019-09-17 04:23: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暴徒疯狂殴打无辜市民,欲置对方於死地

  过去一段时间,太子站打死人的传言甚嚣尘上,不料刚过去的周日,湾仔几乎要发生打死人的惨剧。但险被打死的是黑衣暴徒吗?正正相反。当时一名中年男子只是在示威人群中高呼“爱中国,我是中国人”,随即招来一大群暴徒拳脚侍候,更被雨伞疯狂攻击。该名男子最终被打至失去意识,口鼻浴血,送院后更一度危殆,幸入夜后情况好转,没有闹出人命。

  部分人说警方上月太子站打死示威者甚至无辜市民,但一直拿不出确实证据,如今反倒是暴徒们险些打死平民,不知同一班人又作何想法?而更令人心寒的,是当时在场的众多黑衣人,竟没有一人上前阻止暴行或保护这名普通的市民。孟子提倡性善论,说人皆有恻隐之心,见孺子入井也会不忍而救人。但看看自诩“义士”的众多黑衣人,不仅没有一人挺身而出,周遭众人反而举伞掩护施暴者。当这名普通市民倒地后暴徒仍未罢手,拳脚还不断朝其身上招呼,这不要说是恻隐之心,恐怕连杀人之心都有了。若套用一句孟子的说话:“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更讽刺的,是前日的“民阵”遊行称是为了响应9月15日“国际民主日”。那经此一役,全世界无疑都能看清楚暴徒口中的民主是怎麼一回事:简单而言,就是只有他们才能代表民主,任何不支持他们的,都是“民主的敌人”。而只要凭藉民主之名,就可以超脱一切法律规管,凭其个人判断对异见者动私刑。如果各位不知,按一般定义,这种做法通常被称作“独裁”。

  那一向以“争取民主”为己任的香港反对派,对这件事又有何表态?答案是“颠倒黑白”!反对派昨日召开的记者会,对暴徒几乎打死人一事隻字不提,更不要说之前太子站死人传言盛行时,他们每日如何大造文章;不仅如此,林卓廷声称是警方选择式执法,间接鼓励市民“私了”,毛孟静则表示特首林郑月娥是“以暴易暴”风气的罪魁祸首。两三句说话就想把所有责任甩给警方和政府。

  反对派政客与暴徒何异?

  林毛二人之辞,只能妄想骗倒无知者。首先,请问那位爱国男子犯了什麼法?伤害了什麼人?如果没有,那暴徒究竟想“私了”什麼?其次,以暴易暴之所以成气候的最大原因,是暴力没有得到遏止之余,反而有些人不断以“不割席、不分化、不笃灰”作藉口,变相鼓励更多人使用暴力。反对派每次都说跟暴徒搭同一条船,等於是为暴徒撑腰,放纵他们使用更多更大的暴力。

  这场政治风暴在6月刚开始时,反对派採用“和理非”与“勇武”混杂的形式,即每次待“和理非”遊行结束后,“勇武”才“蒲头”与警方发生衝突。以结果论,这种方法相当有效地催动民粹,让反对派有一定“民意”在手。但至今3个多月,大家开始发现“勇武”愈来愈不客气,往往“和理非”遊行仍未结束,便已然开始佔据马路、打砸港铁站、衝击警方甚至打人。

  这表示,这场政治风波已开始失去方向,暴徒对特区政府坚拒答应剩下的“四大诉求”感到不耐烦,继而用更激进的手法图令政府屈服。但这也愈能令市民看清他们的真面目,绝非秉承其口中所谓民主自由的“义士”。

  在此亦希望反对派支持者能醒觉,你们支持的究竟是一班怎样的人。当初元朗721事件,既然大家都齐声谴责白衣人无差别袭击,斥其是恐怖分子,何以这次能不谴责袭击平民的暴徒?有句话说得好:“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