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 评\反对派政客纵暴自食其果

2019-10-18 04:23: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参选区议会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前晚被多名黑衣蒙面人用铁槌袭击,浴血当场,这是两个月内岑第二次遇袭。姑不论是否事涉苦肉计、私人恩怨抑或其他什么因素,从凶徒打扮、使用凶器及行凶手法观之,与最近时兴的街头“私了”歪风极为相似。这足以证明,在一个法治崩溃的社会里,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煽暴者本身也难逃被暴力吞噬的命运。

反对派阵营乘机大作文章,制造悲情,催谷下月的区议会选情及为周日的游行制造理据。反对派还召开记者会,严词谴责袭击者不文明、暴力,这恰恰暴露他们的虚伪。

正所谓,针拮不到肉不知痛,最近大批无辜市民被黑衣暴徒“私了”,有街坊甚至因为说一句“我是中国人”就被打个半死。更不要说大批建制派议员的办事处遭疯狂破坏,连入土的先人都不得安宁。对于黑衣人种种暴行,反对派非但不谴责、不割席,反而百般辩护,助纣为虐。如今轮到自己人遭殃就大呼小叫起来,这不是双重标准又是什么!   来说是非者,正是是非人。一向以和平理性著称的香港社会,似乎一夜间沦为暴力之城,与反对派纵暴脱不开干系。“占中三丑”之一的戴耀廷日前撰文讨论“政治洁癖”,论证黑衣暴徒“私了”的正当性、必要性,劝喻社会“容忍暴力”,歪理连篇。不料该文出街第二天就发生岑子杰遇袭事件,不排除有人受到此文误导而行凶。事实上,戴耀廷是煽暴惯犯,“占中”之乱就是他主张“违法达义”结下的恶果,他也因此获刑十六个月。保释上诉期间,戴又涉嫌教唆犯罪并造成恶劣影响,该当何罪?

同样对暴力泛滥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还有公民党大状梁家杰。今年六月梁在港大一个论坛中公开扬言“暴力有时是解决问题的手段”,接着香港的“和理非”示威就变质,出现围攻警察总部及暴力攻占立法会事件,从此暴乱一发不可收拾,愈演愈烈,不知伊于胡底。说梁家杰就是“暴力之父”,一点不冤枉。   梁家杰及戴耀廷均为法律界人士,不是维护法治,反而带头鼓吹违法暴力,并诋毁警方,实在讽刺。事实上,整个大律师公会对暴力泛滥都是采取选择性失明的立场,只一味谴责警方“滥暴”,看不见黑衣人穷凶极恶、打砸抢烧。最近大律师公会发生内讧,有人愤然出走并公开撰文批评大律师公会纵容暴力,“蓝血贵族”的集体堕落彰彰明甚。

没有人是孤岛,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我而鸣。当法律不被敬畏,警权遭到削弱,文明远离而去,香港就会沦为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这就是岑子杰案及其他所有“私了案”带出来的明确讯息。反对派为了自身及家人安全也应该与暴力切割,支持特区政府采取包括“禁蒙面法”在内的一切法律手段止暴制乱,恢复秩序。香港只有尽快回归法治的轨道,才能重新出发。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