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英国大选让特朗普坐立不安\周德武

2019-12-12 04:24:27大公报 作者:周德武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约翰逊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作赌注的英国大选今天终于粉墨登场。这场“事关英国未来”的大选被赋予了太多内涵,对于许多英国人来说,让他们在耶诞节到来之际进行这种选择,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无论是约翰逊当选,还是郝尔彬上台,都有一半的人无法平静过年,真可谓冰火两重天,看来指望通过这次大选弥合英国的分歧简直是天方夜谭。

舆论分析认为,如果约翰逊如愿以偿赢得国会多数,他将重拾信心,义无反顾地带领英国于明年1月底脱离欧盟,从此孤悬大西洋,过着自己的“小确幸”生活,再也不用担心主权被让渡,大量的东欧、中东及非洲移民涌入,更不用担心日后7900万土耳其人加入欧盟后带来的额外冲击。而郝尔彬领导的工党获胜,一些人跳楼的心都会有。

完全被妖魔化的郝尔彬被描绘成极左翼人物,西方媒体把对这位“马克思主义者”的恐惧推到了极致。郝尔彬明确表示,如果他当选首相,将与欧盟继续谈判脱欧新协定,连同二次公投选项一同交给人民决定。郝尔彬的竞选口号就是“相信人民”,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谦虚、执着,坚守阵地,聚合不同的政治力量,把因脱欧问题而分裂的英国重新拉回正轨。

各种民调显示,约翰逊领先郝尔彬8-10个百分点,让工党创造奇迹的确有点困难。但是在黑天鹅频出的年代,郝尔彬会坚持到最后。更何况,年轻选民这一次被广泛动员起来,是英国大选的最大变数。其实,年轻人对欧盟的归属感,让保守党在过去的两年里吃尽了苦头。一是2017年英国大选期间,年轻人站出来,阻止了文翠珊的梦想,保守党大胜的希望落空,最后不得不靠联合组阁才避免执政危机。失去议会多数的保守党处处受到工党的掣肘,让文翠珊的脱欧协议在下议院三次闯关未成,最后不得不于今年6月黯然辞职。

约翰逊临危受命,接过了脱欧的第三棒。与特朗普一样,约翰逊对国民和国会采取极限施压法,声称“不脱欧,毋宁死”,用背水一战的决心逼国会批准他的脱欧方案,但功败垂成,不得不通过大选放手一博,以挽救他的脱欧计划。

2016年英国首相卡梅伦,为了一纸竞选承诺,轻率地做出了脱欧公投的决定。由于对形势出现严重误判,结果脱欧假戏真做。所谓的脱欧公投,其实也未必真正反映民意。对于5200万具有投票权的英国人来说,真正参与投票的只有3400多万人,而赞成脱欧的只有1740万人。当文翠珊接任后真正开始推动脱欧程式的时候,许多人才恍然大悟、后悔莫及,觉得被约翰逊为首的政客彻底误导了。三年多来,成千上万的英国人民走上街头,要求进行严肃的二次公投。但保守党充耳不闻,为了所谓的民主执念,一直推动英国尽快脱欧。

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英国人再次用选票向脱欧说不,亲欧的自民党、绿党、苏格兰民族党等均取得了不错的战绩。反观工党,郝尔彬一直在脱欧问题上态度模糊,与脱欧大游行保持一臂的距离。他的出发点旨在争取多数,但客观结果往往是吃力不讨好,政治地盘一天天萎缩。即便如此,约翰逊也不敢掉以轻心。

约翰逊没有稳操胜券的把握,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心情也是七上八下。特朗普上周在英国伦敦参加北约峰会,一直期望能替约翰逊助选,遭到这位首相的婉拒。特朗普对约翰逊当选的期待溢于言表,对郝尔彬直接以“坏人”相称。郝尔彬的当选无疑会成为华盛顿的噩梦。

2016年是世界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年。英国率先打开了民粹主义的潘多拉魔盒,在全球化中失意的英格兰中部地区选民选择了退出地区一体化,少掺和欧洲大陆事务的先祖教导再次占据半数英国人的心田。民粹主义之风在欧洲刮起,迅速在大洋彼岸开花结果。打着民粹主义旗号的特朗普成了2016年11月美国大选的一匹黑马。这位政治素人把当总统的笑话硬生生地变成了神话。特朗普发誓抽乾“华盛顿的沼泽”,与精英主义决裂。美国中西部年纪偏大的白人成为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与英格兰中部地区脱欧支持者遥相呼应。

英国无疑引领了2016年的政治发展趋势。三年过去了,英国又一次面临历史性的选择。有舆论认为,英国这次大选对明年的美国大选具有风向标意义,至少可以激发拥抱全球化、希望呆在欧盟内的年轻人更多地走出来投票。如果说,2016年的英国青年还是睡眼惺松的话,那么这一次必须睁大双眼,把世界看个明白。一些媒体呼吁:主张留欧的人,你们已无处可躲。如果再不出来投票,等待你们的将是分裂的大英帝国,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共和国的名称会变得越来越短。

对于特朗普来说,约翰逊任何闪失对于自己决不是好消息,毕竟特朗普铁定成为面临弹劾的第四位总统,这是特朗普之耻。况且他的支持率一直在40%上下徘徊,低于历届总统的平均水平。令特朗普感到幸运的是,不是特朗普有多强,而是民主党人太弱。尽管特朗普反覆吹嘘美国经济怎么强劲,但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经济良好的结果是加息,而不是一再降息。美国股市屡创新高,其主要推动力是美国公司回购股票的冲动,高处不胜寒是投资界的普遍共识。明年美国股市的大幅度调整是悬在世界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特朗普的政治命运与英国这次大选紧密挂起鈎来。从这次英国大选中,我们或许会找到究竟迎来的是“特朗普时刻”还是“特朗普时代”的答案。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