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香港中大沦为暴徒巢穴 筑堡垒建山寨

2019-11-15 04:23: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中大暴徒无法无天,竟自设所谓“出入境检查站” 网上图片

暴徒在全港各区引发暴力冲突,烽烟四起,多所大学沦为支援暴徒的巢穴,中文大学校园更已被暴徒占领,更嚣张自设“关口”审查出入校园人士,包括搜查私人随身袋及裤袋,又架设堡垒及“城防”用的燃烧物弹射器,各处摆满汽油弹。暴徒又自设黑暗厨房及临时超市,更接管校巴及保安工作,令中大俨如成了“山寨国”。\大公报记者 唐 川(文) 摄影组、调查组(图)

中大经历连日暴乱浩劫后,昨天情况看似缓和,但校内暴徒已等同占领了大学,操控了校园运作,包括在大学门口架设检查站,所有进入大学内的人,都要排队等候,被门口站岗的暴徒检查证件,搜查随身袋及裤袋,方可进入校园;暴徒又于校内加设多幅砖墙,校门附近亦广布车阵,企图妨碍警方入校执法。

肆无忌惮制汽油弹

从一段校内拍摄的片段可见,中大校园俨如成为暴徒的“山寨国”,昨日早上起,所有人进入中大要先经黑衣人检查。就现场情况所见,当踏入崇基书院范围时,竟然有一班不能识别身份的蒙面黑衣人在闸门口站岗,更要求向在场人士搜袋、出示学生证核实身份,而所有人都乖乖听命不反抗,依从这班神秘黑衣人所言去做。

守闸的蒙面暴徒充当中大的保安领导,竟和身边的人下达命令“五点后只准记者入”,“六点后只可出不可入”。另外,大公报昨天报道的“汽油弹工场”,在校内已是肆无忌惮地运作,无遮无掩在中大马路旁出现,暴徒们更分工有序、有说有笑地以化学物制作汽油弹,面上全无处理危险品的反应。另外又见一批暴徒用电锯伐树木,一批则用烧焊机锯铁栏作铁枝,利用中大校园的丰富资源,不断制作武器。

有学生表示,大学校园内已由这批不知从哪里来的蒙面黑衣人操控,已感觉学生会“话唔到事”,控制不到局面,校园已经失控了,又指“大家已经返唔到转头了”。

犹如恐怖分子基地

最可怕的是,记者认为这些场面不合法规,正想找保安求助时,发现校园内已见不到任何保安。校园内见到有人开校巴,定睛一看,竟然是由黑衣女驾驶,明显不是学校原初聘请的司机,感觉校方看似已放弃校园、把保安管治权都外判予这班身份不明的暴徒打理。

曾尝试跟一些在校的蒙面暴徒闲谈,他们都说自己不是中大人,是来“声援”暴徒,但问到他们来自那里,都避而不答。此外,校园不时有很多人送各种物资到场,让人就像处身于恐怖分子搞革命的基地,令人非常不安。

网传退役美军入校教路

暴徒盘踞中大与警方对峙,利用该校二号桥的地理优势,堵塞吐露港公路,原来有“高人”教路!有网传消息指,原来有美国退役海军从旁指点,为暴徒的军事化提供技术支援。

网上消息指,有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人员于本月11日已秘密混入中大校园,核心暴徒在他们指使下,作准军事化的准备,包括指使他们设关卡检查进出往来人士,抛掷“物件”方法及汽油弹制作技巧。事实上,现时中大校园已非学习正确知识的场所,反成暴徒进行违法活动的根据地,如此危险场地,校方昨日竟向中大学生及居于中大校园的教职员发讯息表示,不要求员生撤离,对于选择离开校园的人士亦没有时间限制。

教职员及家属急离校“逃难”

图:中大沦暴徒基地,众多教职员拖家带口避难 网上图片

记者殷向善报道:大学校园沦为暴乱基地,中大有教职员及家属急忙收拾行装“逃难”。全港大专院校陆续取消毕业典礼,余下课堂改为网上授课,甚至要关闭校园。城市大学昨表示校园连日遭到大规模破坏,毕业典礼场地疑似被纵火破坏,全校毕业典礼取消;教大、岭大昨亦决定延期举行学位颁授典礼;港大和科大亦宣布终止本学期余下课堂。

城市大学昨日发表声明,表示校园多处被破坏,包括原定的典礼场地刘鸣炜学术楼怀疑被纵火、杨建文学术楼各处亦被多名身份不明蒙面人士闯入破坏,更有黑衣人在化学生物实验室外徘徊。城大校园会由即日起至本周日临时关闭;上学期授课今日起提早完结,取消期终考试。城大发言人并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勿让街头政治入侵校园。

多间大学改网上授课

理大昨亦宣布,为确保学生和教职员安全,取消本学期余下面授课堂,改以网上授课。港大亦宣布终止本学期本部校园所有课堂。教大及岭大均决定将今年学位颁授典礼延期。中大、浸大、科大均提前结束本学期课堂和考核,或改网上进行。

对于多间大学宣告提前结束学期的决定,教联会会长黄均瑜直言:“大学是用来学习的,当大学的作用不复存在,倒不如解散掉(这些学校)!”黄均瑜表示,大学的管理层无法管理好学校,“比如中大,变成好像IS(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咁,仲要来做咩?”

梁振英斥段崇智亲手毁了中大

暴力升级,校园成为暴徒新战场,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昨日在Facebook发文,批评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看不清楚在香港全社会发生的夺权斗争(regime change)的凶险、残酷和复杂性,为“谁大谁恶谁正确”亲自背书,毁了中文大学,社会和广大师生要向他问责。

梁振英表示,在这场斗争中,香港人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一个“怕”字。有权有责者(包括大学校长)自己怕担当,怕有个人后果,怕直面黑、恶势力。他批评,段崇智上月10日与学生对话后向学生“跪低”,形容段崇智“大转軚”及欺善怕恶的本质,认为社会应不断施压,“让你知道什么是沉默大多数,什么是做校长的正常正确责任。”

梁振英又指出,警察应段崇智要求从二号桥撤退,但黑暴仍占据2号桥威胁桥下的车辆,导致吐露港公路交通完全停顿。他质疑,为何中大保安人员不将2号桥清场,“为什么不见你再走一次2号桥,向在场人士晓以大义”,认为社会要向段问责。

梁振英促段崇智临崖勒马,不要做劣质学生口中的“段爸”,做好全社会要求的段校长,呼吁段“把一个一个占据2号桥的暴徒绑起送官,重开吐露港公路”,让法律恢复中大的秩序,“改变中大倒在你任内的厄运”。

中大日前(13日)就事件发声明,提到在周二晚对峙过程中,校内多名员生受伤,大学深表遗憾及歉意。中大重申,大学有绝不容许任何形式的暴力或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任何人士如意图利用大学校园作出任何违法或暴力行为,必须按照大学既定守则及法例处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