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点击香江/赛马取消、港铁出轨,港人还要忍到几时?/屠海鸣

2019-09-19 04:23:28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暴乱持续三个多月,香港负面消息不断。前日港铁出现史上最严重的出轨意外,多人受伤;到了昨日,香港赛马会突然宣布,为免出现黑衣人捣乱的暴力情况,取消昨晚的所有赛事;同一时间,康文署也宣布,基于整体公众安全的考虑,取消原定于十月一日的举行的国庆烟花汇演。这三件事同时出现在短短两日之内,又岂是偶然?它实际上揭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暴乱已经对香港社会的各个层面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和极其深远的破坏。

停一场赛马,市民损失的不仅仅是“马照跑”的香港特色,损失也绝不只是数以亿元计的慈善拨款,而在于暴力威胁已经渗透到整个社会和市民日常生活;停一次烟花汇演,也不仅仅是少了一场香港市民和中外游客的喜庆节目,而在于国家主权象征遭到暴徒的挑战和践踏;一列港铁的出轨,尽管没有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但逃得了这一次,下一次又将如何?香港740万市民长期以来所享有的法治秩序、生活方式、文明原则,已经在暴乱破坏之下逐渐坍塌。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香港人,还要忍到几时?

香港特色破坏殆尽

“马照跑”是香港的一大特色,香港马场上的壮观、激烈的赛事,可谓享誉国际。回归以来,除了天灾如台风以及重大疫情之外,从未出现这种因政治原因而取消赛马的情况发生。同样的,回归后逢国庆举行烟花汇演,22年来除了南丫海难、非法“占中”之外,一直都如期举行。赛马和烟花汇演,代表的是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代表的是和谐和文明,代表的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景象。

然而,暴徒仅仅因立法会建制派议员何君尧有一匹马参赛,就威胁发动暴力事件,声言“打残”当事人;而整个反中乱港势力则意图在国庆当日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游行及暴力示威,意图作“最后一博”。所有这些,都在寓示着,暴徒正在无限扩大暴力所针对的对象,无所不用其极地在香港社会制造恐慌。

正如昨日马会所回应的:“担心出现不可预计的混乱情况,跑马地马场当晚可能遭受干扰甚至可能出现暴力场面。”康文署也发文:“鉴于当前的情况,并基于整体公众安全的考虑。”显而易见,上述两个机构是出于对公众安全的忧虑而被迫作出停止活动的决定。对于香港市民而言,停一次赛马,可能损失有限;停一次烟花汇演,对生活所造成的影响也不大。然而,这背后所传递出来的危险信息却是,暴力已经无处不在,正在改变香港人的生活方式,“马照跑、舞照跳”的特色和繁荣稳定的景象,正在逐渐离我们而去。

港铁出轨岂是偶然?

与赛马、烟花汇演相比,更令人忧虑的在于,绝大多数香港人每天出行都必须乘坐的港铁,遭受到史无前例的出轨意外。尽管港铁高层表示,需要三到六个月才能找出真正的意外原因,但其实,过去三个多月来所发生的种种事件都在说明,这并不是一次偶然发生的“意外”,而是与当下暴力肆虐、暴乱不止的严峻社会形势密切相关。

三个多月来,港铁一直都是暴徒针对的对象。从阻止车门关闭以图瘫痪列车运行,到打砸破坏车站设施;从肆意殴打港铁职员与普通乘客,到肆无忌惮地破坏港铁设施;从抛单车到港铁电缆、放置大量杂物于铁轨之上,到故意拧松铁轨螺丝;从破坏港铁消防设施,到纵火焚烧港铁车站,黑衣暴徒前科累累,罄竹难书!市民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是否又一起黑衣暴徒所制造的“恐怖袭击”事件。

出轨意外没有造成大量的人命伤亡,实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如果这种恐怖主义的暴力行动不遏止,从最坏处想,是否迟早又会发生更大更严重的“意外”?其实,如果连国泰航空的客机都可能出现氧气被放光、如果连普通市民仅仅因为讲了一句话就险些被殴打致死,试问,暴徒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乞美制裁毁港利益

在香港饱受暴力肆虐、港铁出现最严重出轨之际,几乎是同一时间,一批乱港小丑却跑到国外,一方面极力抹黑中央及特区政府,另一方面公然要求通过不平等法案制裁香港。昨日先是在美国会中国委员会所举行的所谓“听证会”上大放厥词,今日又将到其他场合上继续摇尾乞怜的表演。

在一场以所谓的“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政策:香港,同盟以及伙伴”为名的“听证会”上,出席的除了黄之锋外,还有歌手何韵诗、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以及被传媒指为CIA间谍的加勒特。“五丑”的荒谬与无耻,令人作呕!

不论黄之锋等人以什么名义、打着什么旗号,都无法掩盖他们出卖香港、出卖国家的本质,也掩饰不了他们以香港社会根本利益为筹码去满足于个人政治野心的企图。这些人,尽管没有戴上口罩,但却无异于街头凶残血腥的暴徒。乞怜美国制裁自己的家乡,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做得出来,但他们不仅做了,而且不以为耻。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制造港铁列车出轨的黑衣暴徒,有何本质区别?

香港人已经忍受了102天的暴乱。机场被瘫痪,忍了;港铁被出轨,忍了;赛马与烟花汇演被迫取消,也忍了。但再下去,当香港所享誉世界的法治与文明、繁荣与特色都一一消失之后,香港还能剩下什么?面对如此恶劣的形势和生态,香港人还要忍到何时?难道真的要等到全面沦陷那一天的到来吗?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