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凭步姿“认人”口罩党难逃法网 港科技界倡尽快引入AI识别系统

2019-07-16 03:23:29大公报 作者:高仁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乱港分子接连发动暴力衝击,口罩、头盔成了他们隐藏身份的工具。《大公报》上周作专题报道指出,“蒙面暴徒”始于2016年旺角暴动,通过戴口罩或蒙面以逃避警方追捕。然而,今时今日蒙面已不能阻碍“认人”,内地最近研发出仅通过行走步姿,就能辨识个人身份的技术,就算改变容貌,一样无所遁形。本港科技界人士直言,生物识别技术的广泛应用是大势所趋,希望可尽快引进香港,令企图犯罪的人失去“心理保护屏”,以减少社会罪案;而在引入该技术之前,则应尽快设立《禁蒙面法》,令乱港分子不能在面罩的保护下为所欲为。

《大公报》上周报道指出,叁年前的旺角暴动中,暴徒除了带备自製盾牌外,亦戴上口罩并穿上全黑衣物,以逃避镜头“捕捉”和“点相”。旺暴发生后,多名建制派议员曾提出仿效西方国家引入《禁蒙面法》,禁止所有人在集会游行或衝击中以任何方式遮盖面部,包括戴面具及口罩,有助执法及检控工作。不过,现时科技愈来愈发达,内地人工智能企业银河水滴于本月初在北京发布全球首个步姿识别互联系统“水滴慧眼”,该系统集步姿建库、步姿识别、步姿检索和大範围追踪等功能于一体,即使目标人物将脸遮住,系统也可以通过走路姿态辨认出来。

50米以外人物同样认得準

据悉,该系统通过分析一个人步行时,从身体轮廓到手臂摆动,再到脚尖朝内还是朝外等数以千计的特征,建立数据库,可以识别50米以外的人,即使这个人遮挡脸部或背对镜头,一样可以被认出。银河水滴表示,和人脸识别相比,步姿识别拥有远距离、全视角等诸多独特优势,準绳度高达94%。该系统能基本满足公共安全领域的基础需求,据了解,这套系统已陆续在湖北、广东、上海等地应用。

银河水滴前年曾在央视节目中示範该技术,在登记了目标人物的步姿后,能在现场十多名步行者中即时找到目标。该技术不仅能在人类中成功认出人物,还能在21隻相同家族的金毛寻回犭中找到目标狗隻,甚至只靠步姿剪影也能找出狗隻,识别精确度令人震惊。

香港智慧城市联盟召集人杨全盛表示,香港对于生物识别技术的使用主要还是面部识别和指纹识别等方式,若步姿识别能够广泛应用,相信对警方搜证及举证会有很大帮助,例如当有人遮挡容貌或化妆易容时,能被轻易辨认,令罪犯无所遁形,同时亦能令有意犯罪者失去心理保护。

杨全盛亦认为,步姿识别不会影响个人私隐,因为面部识别已使用较长时间,“相比面部,步姿对于私隐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对于在最近的衝击示威中,绝大多数人都戴口罩,他质疑为何提出诉求需要蒙面,“是诉求见不得人,还是提出诉求的人见不得人?”他支持尽快设立《禁蒙面法》,认为该法例非香港首创,许多西方国家都行之有效,亦可让大家“光明正大”地表达意见。

戴口罩示威 摆明心虚

对于口罩蒙面党大行其道,多名政界人士形容,上次香港出现大规模戴口罩的情况还是在2003年,当时市民为避免感染“沙士”病毒而戴,如今的口罩党却像是中了“暴力病毒”的患者。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旅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副主席卢瑞安表示,现在社会上不断出现游行,游行之后就发生冲击,“这种情况是盲动的,是反智的”。他认同蒙面是乱港分子肆无忌惮发起冲击的一个原因,认为若真的是和平示威游行,就不怕大大方方地以真面目示人,“早早戴上口罩,是不是因为准备冲击,怕被拘捕而感到心虚?”他认为,如今这些乱港分子的行为有违常理,过去以安全、稳定闻名的香港竟隔三差五地发生暴力冲击事件,“这些人或许是中了一种叫‘暴力’的病毒”。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表示,上次香港出现大规模戴口罩的情况还是在2003年,但当时口罩的用途与现在截然不同,如今口罩变成了乱港分子的“心理保护伞”。他提及近日一段视频当中,一群年轻人对一名长者实施暴力,其中一人没有戴口罩,同夥即刻提醒说:“快啲戴返口罩,唔好被人认到”。简松年认为,香港何不效法外国设立《禁蒙面法》,卸下乱港分子的“心理保护伞”,相信能够大大减少暴力行为。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