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沙田街头小巷劫后满目疮痍 暴乱摧残社区暴徒手沾警血

2019-07-16 03:23: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有暴徒拆走铁栏,筑起路障,与警方对峙

暴力示威冲击持续,所到之处民生尽毁,社区满目疮痍。周日遭“洗劫”的沙田,虽然昨日市面已恢复平静,但街头小巷仍“伤痕”处处:新城市广场外的马路铁栏铁枝四散、源禾街的行人路因砖块被撬走而凹凸不平、沥源邨外围墙随处可见“香港独立”等涂鸦。街坊落泪执拾,有商户生意大减七成,直斥示威祸害香港。有曾参与七一游行的市民直言,示威活动已经变质,后悔曾参与其中,他更形容示威暴徒“双手沾着警员、市民的血。”

金钟、旺角、上水、沙田……一场又一场打着“和平”旗号的游行,最终演变成暴力冲击,暴徒呼啸而过,社区饱受摧残。记者昨日在沙田所见,曾爆发激烈冲突的新城市广场,地面的血迹、垃圾已被清走,市民如常在商场内闲逛购物,但街上暴力冲击所造成的破坏仍清晰可见。

路砖撬走 杂物满地

源禾街马路旁的铁枝被连根拔起,一枝一枝倒卧在马路旁,铁栏横放在马路四周,工人正忙於收拾残局;行人路上的砖块被撬走,只剩下几块碎砖块依稀黏连着地面,市民走在路上要一拐一跳。满地杂物加上路上行人稀落,有死城之感。在不远处的沥源邨,围墙被喷满了“香港独立”、“我们不是暴徒”、“黑警”等字样,路两旁则布满胶索带和破损的雨伞。

工人在烈日下收拾示威留下的满地铁栏、烂砖头、破雨伞,慨叹擦掉油漆不容易,修补破坏更难,“一班后生仔做事太冲动,完全唔理边个执手尾,依啲真系劳民伤财,佢哋以为自己系正义,唔考虑癫完之后对其他人带来咩影响。”

曾参与七一游行的黄先生慨叹示威活动已经变质,示威者公然高空掷物,不理其他人死活,甚至围殴警察,俨然失去理性,直指“(暴徒)双手沾着警员、市民的血,仲高叫‘我们不是暴徒’,令我觉得恶心同后悔曾经身在其中!”他希望示威者静下来好好反思,“再咁落去,香港社会会好混乱,系唔系大家想见到嘅呢?”

婆婆误诊 怒斥“凶手”

年近80岁的陈婆婆周日本要到威尔斯亲王医院看医生,但因示威封路被困沙田,她直斥示威活动扰乱市民生活,“我哋沙田居民向来安安静静过自己日子,唔需要示威者来搞乱我生活!如果我有呢啲仔女,打死都唔会放出来危害社会。”她又说,假如病情恶化,示威者和暴徒就是凶手。

区内商户生意亦受到影响。沙田好运中心有药房负责人严先生称,示威活动赶客影响生意,单日生意大减七成,苦不堪言,“无办法唔系藉口,我根本无需要承受呢啲损失,边个来赔偿我?人多势众就以为自己咩都是正确,市民死活、商家生计佢哋有无理会?”首饰店负责人黄先生也大叹,生意损失起码三成,又指自从6.12之后,根本没有旅客敢来购物,生意一直惨淡,“有苦自己知啦,可以同边个讲?讲完下个星期佢哋(暴徒)又继续,觉得市民商户好无助。”

游行屡爆骚乱 议员促停批“不反对通知书”

近日本港多区发生集会游行,其后爆发多起警民冲突,致使多位警察和市民受伤。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昨日去信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呼吁其暂停批出可能会骚乱,影响“公共安宁、公共秩序”的集会游行“不反对通知书”。有政界、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今后在审批“不反对通知书”时,应在全盘考虑各项因素的基础上更加审慎,确保相关意见得到和平理性的表达。

蒋丽芸在致卢伟聪的信函中表示,近日有市民在全港各区发起集会游行,但每次集会游行之后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警民冲突,上水游行及沙田游行最后演变为严重冲突,导致多位警员及市民受伤。

蒋丽芸促请卢伟聪根据公安条例(第245章)及香港人权法例,在近期暂停批出经评估后可能会导致骚乱发生、影响“公共安宁、公共秩序”的集会游行“不反对通知书”,避免影响市民生活及因而引致的伤亡。

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立法会议员马逢国认为,警方在审批游行集会“不反对通知书”时,应更认真地研判游行示威后会否有可能演变成冲突,如果警方发现不能控制场面,则要更审慎地批出“不反对通知书”。

马逢国强调,此举并非妨碍表达自由,而是进一步确保和平意见能得到合理表达。

香港与内地法律专业联合会会长陈晓峰表示,警方在处理“不反对通知书”时,通常会全盘考虑参与集会示威人士的安全,行经区域内居民的各项合法权益,以及一旦游行过程中发生意外,消防、救护等部门能否在规定时间内互相配合、抵达现场及时施救等各方面因素。他说,基本法赋予港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大家应当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诉求,暴力冲突并不是解决问题的良策。

TVB记者冒险掩护被暴打警员

图:有记者不顾自身安危,以身体护着倒地警员/美联社

前日沙田暴乱中,一名便衣警员在新城市广场被暴徒从后踢倒,尚未站起来,便有十多名暴徒从四面八方涌至,对该名警员拳打脚踢,下下到肉,有人更持长柄雨伞猛击狂刺,行为极其疯狂。就在周围之人为眼前这一幕震惊之时,一名在旁拍摄的无綫电视(TVB)记者看不过眼,不顾自身安危,以身体护着倒地警员,并不断向继续冲上来的暴徒怒喝:“够了!够了!”最后该名警员被其同事救走。

正巧的是,在沙田暴乱的前一天晚上,该名TVB摄记也救了另一个人。当时警方在上水清场,有男子在躲避警方追捕时慌不择路,一度企图从天桥高位跳下,该名摄影记者马上和警员一起协助救人,几个人一齐捉住该跳桥青年,把他拉回安全位置。该名摄记表示,不希望任何人有死伤。

TVB记者本着做人基本原则,救人为先,固然令人赞佩;曾为TVB记者的反对派召集人毛孟静的言行,就令人作呕。昨日有TVB记者在记者会上,问毛孟静会否与冲击沙田的暴徒割席时,毛回应不会割席之后,又追问记者属哪一家传媒,在得知对方身份后,竟作状拍枱,离席避答。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