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北漂客还乡梯田垦荒

2019-07-16 03:24:4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清晨,刘爱云(前)和李改梅(后)夫妇,赶上毛驴(中)到梯田种穀子

  刘爱云和李改梅夫妇北漂第三年,一起在味千拉麵作洗碗工。吃过午饭,刘爱云觉得头疼、头晕,满头大汗。他跟妻子说:“不好,可能是脑梗塞复发了。”他把活讬付给妻子,想到周围个体门诊看看。一听他这情况,谁也不敢给他看,才进了协和医院。妻子问:“医生怎麼说?”丈夫告诉她:“今天花了六百(人民币,下同),医生让详查。”妻子问:“要多少钱?”丈夫说:“两千二”。妻子同意回家看病。店长问:“还回来不?”他们说:“病一好,就回来”。\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2013年春晓,河北涉县王金莊农民刘爱云帮邻居打墓,逝者还没有抬到墓地,他却昏倒在墓道裏差一点爬不出来。他患了脑梗塞,医生告诉他“少幹重活,多休息”。他放弃4.5亩梯田,卖掉耕地的骡子,怀揣着藥片,携妻子一起进京打工。

  怀揣藥片进京打工

  北漂三年,夫妻俩换了四五次工作。最稳定的是西二旗保安队,丈夫当保安,月薪1800元,妻子给30人的保安队做饭,月薪2000元。幹了一年零三个月,省吃俭用,剩不下几个钱。

  他们听说王府井有家鞋城招清洁工,每天给100元,夫妻俩一起应招上岗,承包了鞋城二层的楼道和卫生间。第十个工作日,妻子先走了一步,回住处做晚饭,麵条煮成了麵粥,丈夫才回来。妻子见他心神不宁问道:“怎麼回事?”丈夫说:“不慎摔倒,桶水从两楼接缝处流了下去”,他担心一楼明天会找上来。妻子一听“哈哈”笑出声来,说:“你把大北京楼房当王金莊的茅房了?”

  第二天,一楼服务员果然找了上来。说污水把鞋柜弄髒了,要求赔偿损失一万八。刘爱云找到主管说:“我刚来,没有钱。”主管说:“从工资裏慢慢扣吧。”刘爱云觉得很委屈,但又无力抗争,只好偷偷走人,“两人2000元的工资,就当理赔了。”

  店长奖励吃拉麵

  北京打的最后一份工,是给一家拉麵餐馆洗碗,他们只记得拉麵的味道,一时想不起餐馆的名字。李改梅说:“这是一家日本连锁店,光北京就开了700多家”,他们打工的这间在金融街,“生意特别火,平时日收1.8万元,红火时日收2.6万元。”上午十点开张,晚上十点关门,两个人不停地洗碗,还是幹不过来。

  李改梅说:“种地他比我强,洗碗他不如我,他手忙脚乱常常急得满头大汗。”刘爱云说:“本以为北京能找个清閒活,没想到比在家种地还紧张,挣钱不多,却没有了农民的自在。”李改梅突然想起了这家麵馆的名字:“叫味千拉麵。”她说:“员工餐平时都是炒米饭,一直不知道日本拉麵什麼味道。快立秋了,北京还是那麼热,吃饭的人那麼多,厨师顾不上做员工餐,店长奖励我们吃了一碗拉麵。”李改梅回忆得津津有味:“第一次吃日本料理,味道特别好!”

  吃过午饭,刘爱云觉得头疼、头晕,满头大汗。他对妻子悄悄说:“不好,可能是脑梗塞复发了。”他怕店长受惊吓,把活讬付给妻子,想到周围个体门诊看看。一看他这状况,谁也不敢给他看,所以越走越远,才进了北京协和医院。

  “病一好,就回来!”

  刘爱云说回家看病,店长以为他嫌工资低,藉故涨薪,当即承诺每人每天加薪20元,刘爱云赶紧拿出病历资料说:“病一好,就回来。”

  刘爱云回到涉县医院,见到当初给他看病的老大夫。大夫说:“你这是累着了。”还是那句医嘱:“少幹重活,多休息。”

  2016年初秋,夫妻二人爬上梯田看了一眼,红灿灿的花椒火了一面坡。昔日的穀子地,蒿草长得与花椒树一样高,回首三年打工经历,不禁感叹:“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

  摘完了花椒,他给味千拉麵店长打电话,店长说:“这个店没岗位了,你们来可以推荐给连锁店。”刘爱云和李改梅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去了。他们花6500买了一头毛驴,把锈蚀的耕犁、锄头和镰刀重新开了刃,赶着毛驴再次爬上梯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