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北平围城两月记》之1月29日

2019-02-01 12:22:46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节选自《共和国前夜:一代名记者徐盈战地文选》

北方今年冬行春令,这是十年来所未曾有过的奇迹。今年西伯利亚的寒流并未大举南袭,除了11月末及12月初发现短期的较低温度以外,不仅普遍温暖,且降水量亦少。据说目前天花、白喉已在流行。

废历元旦今年真到了该“废”的程度了,多少旧家庭已不能再如往年一样地搬出神主,摆上五供。这一笔费用,今天已然很少有人能够负担得起了。年年都有废止年节送礼的通知,但只有今年收效。

到今天夜里为止,枪生仍然是砰砰作响,间杂着五颜六色的信号弹,虽然没有火树银花,却也是五色斑斓。

五十天来,在这种不安的心情之下,金圆券的浪花越激越高,今天已进入2000元换1块银元的大关,晚上又回到1550元.全城商号虽然停业,但是繁盛市区却到处成为卖银元的世界。

面粉每斤90元,玉米面每斤70元。每个烧饼也是由4元而10元,由10元而20元1个(若按法币折算,每个当为6000万元)。

本周的涨风,是创造了有银圆历史以来的新纪录。据《华北日报》商情栏记录称:“前个星期六收市价格为:每块银元折金圆券20元,星期日因中共钞票缺乏,只跌落15元。到了星期一,金圆券大量发出,金融市场内游资作崇,于是逐日上涨。29日值春节,上午开价就冲出了千元大关;下午4小时内连跳6级,已冲出1600元的新关;晚6时收市价格为大头每块1640元,小头每块1400元。一天之内,每块银元涨达590元,开了空前的纪录。上星期六与本星期六的差额为1420元。

到了今天,供求的情形更急,便如脱缰之马,无法控制。而整个社会游资都随着银元市价上升。联合机构迟迟不能成立。

没有哪一个机构是金融管制者,安春山部虽然押解了成百的散兵流勇,但却无力干涉到任何一个银元贩子。

这就是新社会在北平降生之前的催生阵痛。人民到处在咒骂着城内不能实现和平的阻挠者,经济学家则批评南京政府勿再向在这里滥发“百元大钞”,否则将拖得整个解放区的供应失了常态。

“人民解放军早一点进城吧,只有他们会给城内带来粮食,带来安定与幸福。”

中共中央对和平工作是在认真地执行着,28日,中共发言人说:“我们正同北平人民做一件重要的工作,按照八个条件,来和平地解决北平问题。傅作义将军也参加了这件工作……你们已承认了这件工作是做得对的,这工作不但替和平谈判指定了地点,并且为南京、上海、武汉、西安、太原、归绥、兰州、成都、昆明、长沙、南昌、杭州、福州、广州、台湾、海南岛的和平问题,树立了榜样,因此,这件工作是应当受到赞美的。”

这是对于“协议十三条”的一个正确评价。然而,直到今天,有一方面仍在批评傅作义出卖了他们,却忘记了获得的是七百年文化古城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指责这种宽大主义,就是中途的妥协,会背叛了革命的传统。这都是肤浅的看法,都忘掉了人民对于和平的企望。但是,在“转型时期”内的波动延伸又是不可预知的。

从事和平协议奔走的邓宝珊说:“一个军人叫他放下枪,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就这样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进城的中共政委们说:“放下枪的,他们愿意再参军,就欢迎他们来;要回家的,给他们旅费和路条,到处都可以招待他们。”

对于已在城市的地主,原则上是不希望他们再返故乡的;对于有组织地放下武器的队伍,是不是也不必让他们一定重返土地,可否做些更积极的生产性工作?自然,这任何一种过程中,也要经过“民主的蜕变”。

局部的和平正在扩大中。南京的“和平”代表团要到北平来了。他们表示:“南京的贪官污吏已经逃跑了,剩下的只有善良的百姓。”一批请求北上采访的外籍记者也要跟着前来。

焦实斋

距今天报载,“联合办事处”可能在下月1日成立,由中共方面叶剑英、徐冰、陶铸、戎子和②及华北方面的郭宗汾、周北峰、焦实斋③组成,由叶剑英、郭宗汾任正副主委。中南海如不改作办公处,那就自然开放,供人民游览。傅作义将把他的办事处迁回西郊“新北平”旧址。封死的复兴门又打开了。12月13日以前,用三天时间把总部搬进城来的人们如今将用同样多的时间,把人员疏散出去。留城的军官们从那一天起也就停止“办公”。

在东单一片废墟中,东长安街牌楼从旧历初三起就开始恢复了。五牌楼只拆了一层砖瓦,恢复起来很容易。但是地基工作要恢复,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太庙公园内的弹药库正在迁出。所有这一切无不给人以和平的感觉。

春天不远了,但今年的春天,也真是来迟了。

注释:

①是日,解放军方面代表与傅作义方面代表在颐和园益寿堂集会,决议遵照《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成立联合办事机构。会议决定:北平联合办事处即日成立,工作方式采取集体办公,办公地点设在东郊民巷御河桥2号。到会的解放军方面代表主要为叶剑英、陶铸、徐兵、戎子和,傅作义方面代表是郭宗汾、周北峰和焦实斋。

②戎子和(1907—1999)山西灵邱人。时任华北人民政府委员兼财政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财政部副部长。

③焦实斋(1899—1987)河北井陉人。时任北平师范大学教授兼总务长,华北“剿总”副秘书长。1949年随同傅作义起义后,历任政务院参事,国务院法规编纂委员会副主任,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团结报社社长等职。

责任编辑:李孟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