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故宫建筑/乌拉那拉氏/祝 勇

2019-12-06 04:28:4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电视剧《如懿传》中,周迅饰演乌拉那拉氏/资料图片

  谁都不曾料到,富察氏之死,竟成为乾隆一生性格的拐点。富察氏死后,那个宽厚仁慈的乾隆消失了,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喜怒无常、风流放纵的乾隆。富察氏在时,纵然后宫佳丽美艳如花,他的心中也只有皇后一人,如今富察氏死了,天下所有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她一个人。她死后的虚空,只能以天下女人去补。富察氏去世后,乾隆皇帝突然纳了许多妃子,到他去世时,他的后妃总数多达四十位(其中有二十名妃和十六名嫔),仅次於康熙皇帝的五十五位,屈居亚军。但富察氏已逝,再多的女子,也填补不了他内心的空虚。

  乾隆十五年(公元一七五○年),也就是孝贤皇后去世两年后,乌拉那拉氏被立为皇后(原为皇贵妃),十六年后,乌拉那拉氏在深宫裏寂然死去,同样是英年早逝。从此,乾隆再也没有册立过皇后。嘉庆皇帝的生母孝仪纯皇后(魏佳氏),是魏佳氏去世后、其子永琰(后来的嘉庆皇帝)立为太子时追封的。

  乌拉那拉氏虽为皇后,但她得不到皇帝的爱和温暖。一方面,皇帝的心裏只有死去的富察氏,连看见南飞的大雁,心裏都会念及富察氏,对乌拉那拉氏却颇为冷漠,有时整天不说一句话。孝贤皇后去世三周年,新皇后刚刚册立,乾隆不顾新皇后的感受,写下“岂必新琴终不及,究输旧剑久相投”的诗句,明白说出新皇后不如旧皇后,让乌拉那拉氏情何以堪。以至於乌拉那拉氏无论怎样努力,都比不上那个已逝之人。

  在乾隆心中,她甚至不如后宫裏的嫔妃。因为她是皇后,对皇后,就要有对皇后的要求。皇后的尊位,对她而言,已成最冷酷的陷阱。

  她隐忍着,但隐忍的尽头,就是暴怒。有当代医学专家说,她患上了抑鬱症。如作家安意如所说:多年的积鬱,加上一些偶然事件的不断刺激,足以令乌拉那拉氏不顾一切爆发。

  乌拉那拉氏死时,乾隆正在木兰围场围猎,闻知乌拉那拉氏死讯,竟不为所动,只命乌拉那拉氏的儿子、皇十二子永璂回宫奔丧,丧葬仪式也下降一级,用皇贵妃等级,她的画像,乾隆也下令毁掉。

  这毁掉的画像,在《心写治平图》卷上还留着残迹。《心写治平图》卷,画面从右向左,前四人依次是乾隆皇帝、孝贤皇后、慧贤皇贵妃和魏佳氏(即嘉庆生母、后来的孝仪皇后),却独不见乾隆皇帝的第二位皇后乌拉那拉氏的面容。这幅长卷始绘於乾隆元年(公元一七三六年),最终完成於乾隆四十一年(公元一七七六年),前后跨越三十年,贯穿了乌拉那拉氏起伏跌宕的一生。这幅画乾隆一生只看过三次,即绘製完成之时、七十岁时和他退位之际。可见乾隆对这幅画的珍视。但这样一幅乾隆珍视的画卷中却没有出现继后乌拉那拉氏,实在是不合情理。看画卷上的裱作痕迹,专家发现在后妃的第二、三人(慧贤皇贵妃和魏佳氏)之间,有明显的裁切痕迹,并据此推断,那被剪掉的画像,很可能就是乌拉那拉氏。

  无独有偶,在描绘乾隆二十五年九月初九(公元一七六○年十月十七日)乾隆皇帝木兰秋弥的大型纪实性绘画《宴塞四事图》中,人们也发现了部分妃嫔面容有改动痕迹,甚至某妃嫔脸上出现了两对眉毛,明显为改动过人物,据此推测,那被涂改掉的,正是当时的皇后乌拉那拉氏的面貌。

  清朝帝后,一律绘有用於供奉的正装朝服坐像,但迄今为止,继后乌拉那拉氏的正装朝服坐像,一张也不曾发现。

  一代皇后乌拉那拉氏,就这样在岁月中隐身,后人永远无法看见她的面容。

  (“倾城之恋”之九,标题为编者所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