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我依然爱香港/东瑞

2019-09-11 04:24:04大公报 作者:东瑞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星光大道在翻修后重新向游客开放/资料图片

  《环球记者》傅国豪这一句话真是震撼了我。那是一位受了个人委屈,而依然没有改变对香港热爱的表态,记者生涯,注定他必须经常来去。我们更不用说了,我们已经居住在此四十几年,最宝贵的岁月都留给了香港。

  海外的朋友都说,香港的酒店这时候都降价了,连五星级、四星级的都那样了,要来现在来。听了不知是喜还是悲?在不少国家发出风险警告的时候,依然有愿意来香港的文友,即使只是为了享受一夜只有七百元的五星级酒店,我们还是该说一声谢谢吧。这也从反面说明香港过去酒店的昂贵令人咋舌,反证着香港旅游业曾经有过辉煌的黄金岁月。

  旅游业跌了四成,我们平静安宁的生活也受到了影响。以往香港是经济社会、繁华一都。一早起来,煮水冲咖啡早餐后,完全不需要关注今天香港会发生什么,打开电脑就是一天敲键写小说散文的开始,而每天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都会在海滨漫步,有时还从海逸豪园沿着海滨、途径红磡码头,再往尖沙咀方向走去,抵达星光大道,全程至少两三公里,有次,为了写篇《星光大道新韵》,我还往返了两次。

  习惯了的生活秩序,忽然被打破了。还真怀念前几年的那种静态生活。那时,文章写得真快,如果是创作长篇,查对资料、小说背景,再辛苦都没关系,点点滴滴的汗水都可以结下一次次丰硕的果实,字字句句都记录着社会的沧桑和时代的风云。那时,开心果般的小孙女,成了调节我们一天紧张疲劳的小天使,或者从附近儿子的家带她过来和奶奶玩乐,或者奶奶陪伴她午睡后,醒来再由我这个爷爷陪她玩滑板车和荡秋千。现在无论早晨醒来、午睡起身,第一件事都改为看新闻了,看这两天局势有什么新发展。女儿出远门,遇飞机场堵塞事件,为他们紧张担忧,但愿他们一切顺利;儿子媳妇出门,发“游行日程表”给他们,并交代“供参考,注意安全”。什么时候我们变得如此担惊受怕?什么时候我们办事要看老皇历的黄道吉日外,还要在出门前查看这以前没有过的日程表呢?

  最令人怀念的是,孙子还处在两三岁时,我还推坐在小推车上的她,乘升降机上落地铁,再入车厢,乘上两三个站,再在月台推一段路程,进入车厢回家,我与孙子美其名曰“爷孙一起乘地铁”节目。自从地铁成为高危地区,这类节目也成为绝响,连我们大人走到月台、进入车厢,都胆战心惊,生怕车厢不安全。

  平安的日子,不时有东南亚的文友来港,或者是专门来香港度假,或者是赴内地探亲、开会,香港成为其中转站,他们都会打电话,我们也少不了为他们餐叙洗尘和安排节目。印尼华人朋友喜欢港式饮茶,那些精致点心,都是印尼比较罕见的,雅加达较为大型的酒楼,点心师傅大多都是从香港聘请的。除了饮茶,印尼华人朋友也很喜欢购物,有的,要我们带他们到旗舰店云集的商场,买四千元港币一条的裤带应酬生意上的大老板,有的要我们带他到庙街(男人街)扫货,买几打每件仅十五元的T恤,送给属下工厂的员工。那样的日子虽然也很忙碌,但忙得充实,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但进入六月以来,我们闲是闲,因为已经没印尼的文友敢来香港了,我们闲得发慌,闲得今日不知明日事,闲得无法占得先机、安排自己一周半月的时间。唉!以前摊开电子报,先看副刊的美文,如今在乱世中的香港,第一眼是香港头条;以前香港无战事,电视基本不必看,甚至还变成了电脑盲,不知电视遥控开关是哪一个?现在清晨六时半就匆匆下楼到管理处取免费报纸;夜晚搬张椅子,坐在荧光幕前看“对峙”的最后结局。这样的日子真苦,静好的日子距离我们越来越远。我才明白,你可以不喜欢政治,但政治每天每时每刻都关系着你的安危。

  不平安的日子,分外想念在香港四十几年拚搏的日子,我对香港每一寸土地都有感情,为她每一个景点都骄傲自豪,小作《香港 你好》就是写给香港的五六十封情书。我多么怀念那一次又一次的景点采访记,没有报刊杂志的约稿,纯粹是自己的喜欢。我喜欢星光大道的宽银幕般的大海视野,夕阳余辉下的万道金光上,有帆船的徐徐晚归;我喜欢大街小巷十步一铺的凉茶店,喝喝各式凉茶,在里面的小小铺面空间小坐一会歇歇脚。记得为编一本有关的书,还走遍九龙到处拍摄凉茶铺;我们喜欢赤柱、鲤鱼门、香港公园、南莲园池、太平山、中环那全世界最长的扶手电梯、大埔、粉岭、上水一些老街……也不时带海外朋友参观香港历史博物馆、中央图书馆等展示,为各种香港特色的文化设施而骄傲。本来,香港还有一个最值得骄傲自豪的是交通的四通八达,飞机、渡轮、地铁、火车、高铁、大巴、小巴、的士等等齐全,没料到的是七八月以来,交通也成为被破坏冲击的对象,受害的仅是香港的广大市民而已。

  尽管香港一些市政措施被破坏得很厉害,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和隔阂需要不短的时间来修补,我依然爱香港。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还诅咒,希望香港变臭港,我依然相信香港的明日还是会风和日丽,任何破坏都无济于事。看看被堵塞的路很快就畅通无阻了,看看被涂抹、喷污的地铁很快就清爽如洗了,看看那些都是浆糊的建筑物外墙很快看不到昨日的政治痕迹了,我们有什么理由悲观。

  我们依然爱香港,不论她可能改变了原先举足轻重的地位,也不论制度上有什么改革,只要平静以后,日子依然静好,民生恢复如初,不幸的日子、糟糕的岁月渐渐被淡忘,一样是我们生老病死的地方。

  是的,正如祖国再有什么不足和缺点,都是我们亲爱的国家;香港,被乱了多久、搞到怎样的衰弱,我会依然深爱着她,毕竟她是我们曾经汗水浸透的家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